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医院,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怎么样

南昌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

原标题:《时代》周刊易主,或是保守派口袋里又多了一个重要宣传利器

  来源标题:美国《时代》周刊易主 收购背后发生了什么

每到岁末,各种年度评选就多了起来。比如,路透社的一张年度照片,就展现出了震撼的瞬间:一名男子抱着女儿逃离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表现出了喜极而泣的情绪。而各种评选的重头戏,自然少不了美国《时代》周刊评选的年度人物。就在人们猜测谁能够登上年度封面人物的时候,《时代》周刊自己却爆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

特朗普入选《时代》年度人物?

2017年11月24日,一篇美国总统特朗发出的推文引来围观。

《时代》周刊打来电话说,“可能”让我再当一次“年度人物”,条件是“同意接受采访和拍摄一组大片”。“可能”不是什么好词,所以就算了,不过还是谢了!

——美国总统 特朗普

过了仅仅3小时后,《时代》周刊就在推特账号上驳斥了特朗普的声明:

特朗普“关于我们评选‘年度人物’方式的说辞不准确”,我们不会在12月6日出刊前对评选结果发表评论。

——《时代》周刊

这位亿万富翁在2012年、2014年和2015年都曾获得过“时代”周刊的年度人物提名,可都不了了之,特朗普也每次都抱怨《时代》周刊的“不公”。好不容易等到2016年特朗普因当选美国总统成为真正的年度人物,但《时代》却给他挂上了“美利坚分裂国总统”的头衔,令后者一直耿耿于怀。

2017年6月27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曾报道说,美国总统拥有的18家特朗普高尔夫球俱乐部中,至少有5家都挂着以他做为封面人物的《时代》周刊。

实地探访过南佛罗里达州特朗普高尔夫球俱乐部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发现,这份出版于2009年3月1日的《时代》周刊封面上赫然写着“特朗普样样都在行……连做电视也不例外!”,封面主打文章是“特朗普的《学徒》真人秀电视节目成了爆款!”

但《时代》周刊发言人柴卡向《华盛顿邮报》证实,这不是《时代周刊》的真正封面,该杂志也从没有出版过2009年3月1日那一期。

特朗普对此的回应是:

“《华盛顿邮报》有时还帮着亚马逊逃税,这纯粹是假新闻!”

——特朗普

《大西洋月刊》注意到,尽管《时代》周刊在新媒体的冲击下已今非昔比,但在特朗普这一代人眼中,传统媒体仍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曾经和《时代》周刊同属时代华纳公司旗下的美国有线新闻网把总统与媒体的关系比喻为:“特朗普和《时代》周刊之间一个永恒的故事”。

正如爱情故事所描述的:“昨天你对我爱理不理,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而如今,这个故事发生的背景,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2017年11月26日,美国时代公司宣布,梅雷迪思公司同意用近30亿美元现金收购该公司。这意味着,《时代》周刊,这份拥有90多年历史的老牌杂志,又要“嫁人”了。

在《纽约时报》看来,时代公司是知名杂志《时代》周刊、《体育画报》和《人物》杂志的出版商。然而,这三本针对男性的杂志也是时代旗下所有杂志中表现最糟糕的,对时代公司的利润贡献率不到10%。而梅雷迪思公司则主打“家庭牌”,拥有《家庭圈》、《更好的家和花园》等适合家庭主妇阅读的刊物。两家公司合并后,梅雷迪思和时代旗下品牌将拥有1.35亿名读者和近6000万份付费发行量,是一次具有互补性质的结合。

收购《时代》周刊的隐形富豪

人们常说,西方媒体是“无冕之王”,但这只是上半句,下半句是,在无冕之王的背后,还有一位隐形的“太上皇”,那就是媒体背后的资本操控者。

本周,随着《时代》周刊的易主,两位资产可以比肩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的“非著名”大亨开始浮出水面,而他们的名字和整个华盛顿的政治生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据报道,梅雷迪思公司早在2013年3月,时代华纳公司准备把不赚钱的杂志和出版业务剥离出去时,就对收购感兴趣,但双方没有就收购哪些杂志达成协议。2014年6月,时代公司脱离时代华纳公司,单独在纽约股票交易所上市,但仍经营困难。2017年初,梅雷迪思重提收购交易,但苦于资金不够,在得到科赫兄弟6.5亿美元注资后,才如愿以偿。

科赫集团是美国第二大私人公司,规模大过可口可乐。科赫兄弟的个人资产高达500亿美元,仅次于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比10个索罗斯还有钱。他们旗下多家公司企业涉及石油和天然气、炼油、化工、矿物、化肥、林业、高分子材料、纤维以及牧场。

为了保证对企业的绝对控制,“永不上市”成为科赫兄弟的信条。科赫兄弟也以强力介入政治而闻名,被称为“操纵华盛顿的超级富豪”。

美国《沙龙》杂志注意到,科赫兄弟支持收购《时代》周刊的时机,正值2017年第二十三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召开之际。与以往不同,此次美国代表团唯一的一次官方活动就是宣讲“更清洁和更高效的化石燃料和核能在减缓气候变化中的作用”,而化石能源,主要就是指石油。

实际上,科赫家族的财富最初来自上个世纪30年代,在苏联开采石油,后来又在美国经营石油发家。作为石油大亨,推广使用新能源无疑会动了自己的奶酪。

“美国繁荣”是科赫兄弟资助的300多个保守派政治团体之一,被看作是茶党运动的发起者。

“美国繁荣”在2016年大选中花费了大约7亿2000万美元,支持否认气候变化的保守派候选人。11月16日,布隆伯格网站报道说,科赫兄弟资助的由全美近四分之一的州议员和企业股东组成“美国立法交流委员会”正考虑推翻前总统奥巴马制定的应对气候变化立法,这与今年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的特朗普立场一致,而同为亿万富翁的特朗普和科赫兄弟又有几分惺惺相惜。

时代华纳公司旗下的华纳兄弟公司出品的电影《正义联盟》倒是豪不含糊地揭示出西方世界的主题:没有任何超能力的蝙蝠侠之所以能成为超能力团队的领袖,原因就是因为他有钱。

这和特朗普竞选时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如出一辙:“我就是有钱”。

据美联社报道,右翼的辛克莱广播集团在今年9月宣布旗下分属33个州的173个地方电视台必须播出宣扬保守派价值观的一系列电视节目,其中就包括特朗普助手鲍里斯·爱泼斯坦主持的90秒评论节目《鲍里斯的底线》,美国有线新闻网为此把辛克莱广播集团称为“特朗普电视台”,这也被看作是金钱干涉媒体和政治的一个范例。

而如今,尽管科赫兄弟宣布在梅雷迪思收购时代公司后仅仅持有部分股份,而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经营进行干涉,但在《沙龙》杂志看来,至少从理论上,保守派的口袋里又多了一个重要的宣传利器,这标志着美国媒体阵营的重大转变。

美国《拦截》网站披露,在过去的10年间,梅雷迪思就暗地里帮助科赫兄弟和他们支持的政治组织删除不利于自己的评论。维基百科的调查发现,梅雷迪思旗下“新媒体策略部”工作人员通过注册有编辑权限的“马甲”,对维基百科中有关科赫兄弟和茶党的文章进行“洗白”。

《纽约客》杂志记者梅耶注意到,11月6日,《时代》周刊的封面文章刚刚对美国环保局长普鲁特的一些做法提出了质疑,而普鲁特是特朗普的重要盟友,也是气候变化怀疑论者,与化石燃料企业有着密切的关系。美国媒体研究学者博塔利认为,《时代》周刊被收购后,科赫兄弟不去染指这份杂志内容的机会为零。

《时代》易主折射主流媒体困境

美国《时代》周刊的创办人亨利·卢斯,出生于中国的山东蓬莱。

他曾说过,办新闻性周刊的目的,是为了“宣传美国思想,振奋美国精神”,“使美国精神席卷全球”。因此,从创办之初,《时代》周刊就扮演了美国主流媒体“权威代言人”的角色。而《时代》周刊的易主,多少折射出美国主流媒体面临的困境。

早在1941年,《时代》周刊创始人卢斯曾在《生活》杂志上发表了名为《美国世纪》的文章,提出“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这篇文章甚至左右了美国20世纪的外交政策。

一家杂志能影响国家政策的制定,这被看作是西方传统主流媒体作为“第四权力”的表现,但如今随着社交媒体的出现,这一优势逐渐被取代。

2017年11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社交平台推特上连续转推了三则反穆斯林视频,这些视频是由英国极右组织“英国优先”的副主席弗兰森发布的。

特朗普分享的视频被4000万人观看,他在转发时并未附上任何言论,却引发了一场“推特外交风波”。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对此表示:“我可以谈到这个问题的实质吗?‘英国优先’是一个鼓吹仇恨的组织,它试图在我们的社区中散布分歧和不信任,它与我们国家所共享的尊重和宽容的价值观根本对立,我敢说这事关英国人的体面……,我说得非常清楚,转发‘英国优先’(的视频)是不对的”。

特朗普则在推特中回怼特蕾莎·梅说:“不要关注我,多关注英国发生的破坏性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做得还不错!”

对于这起两国领导人借助社交媒体“斗嘴”的后果,英国《每日电讯报》援引一位美国外交官的话说,特朗普原定12月底或明年初访问英国的计划,已经泡汤了!这不由得使人想起2017年初的“牵手风波”。

2017年1月27日,特蕾莎·梅访问白宫时和特朗普在白宫走廊上牵手,被看作是美英特殊关系的表现。英国《每日电讯报》声称,这表明美英将“再度携手领导世界”。然而,就在同一天,特朗普签署了针对七个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引起渲染大波,对首相的批评之声接踵而来。

于是,以中下层读者为主的英国《每日邮报》连忙援引神秘的“高级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和特雷莎·梅的牵手并非秀“恩爱”,而是因为特朗普在走过白宫廊柱斜坡时,由于患有“斜坡恐惧症”,慌乱中伸出左手握住了特雷莎·梅的右手,这体现出美国在关键时刻也需要盟友的扶持。

接下来,美英矛盾凸显,原定下半年的特朗普访英也被搁置。

政治领导人缺席某些重要的场合,并且和媒体有关,而与此同时,政治领导人总是和媒体“打架”,这一现象在今年格外突出。

2017年11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以“非常糟糕的方式”向世界展示美国,CNN则回应说:向世界展示美国是总统的责任,他们的工作只是报道新闻。

27日,特朗普又在社交媒体上说,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应该去争夺“假新闻大赛奖杯”。当天,CNN回应说,将不出席白宫圣诞节媒体宴会。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在社交媒体上表示:CNN不出席白宫圣诞节媒体宴会是个“好消息”。

这一事件立即被看作是半年前的翻版。

2017年4月29日,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就职100天的纪念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年度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也恰好在这一天举行。美国总统出席晚宴几十年来已经成为传统,但特朗普早在2月份就在推特上发文称:“不会参加今年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

《华盛顿邮报》为此评论说,在经历繁华之后,如今的白宫记者协会晚宴变得冷清甚至寒酸,很可能再也不能回到以前的辉煌景象,对这一点,《华盛顿邮报》心知肚明。

2017年11月28日,有“奥斯卡风向标”之称的美国国家评论协会奖揭晓,斯皮尔伯格的新片《华盛顿邮报》成为大热门。

1971年,反对越战的美国国防部官员艾尔斯伯格把美国卷入越南战争的调查报告透露给《纽约时报》,使尼克松政府名誉扫地。美国政府以涉及“国家机密”为由,要求媒体停止刊发“五角大楼文件”。《华盛顿邮报》的老板凯瑟琳·格雷厄姆继续刊发文件,并随后曝光了“水门事件”导致尼克松辞职。《华盛顿邮报》也因为具有公信力,从一家小报,一跃成为大报。

然而,如今由于传统媒体缺乏和政治人物的互动,甚至自身丑闻迭出,使得影响力大为减弱。

2017年11月29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宣布解雇已经主持了20年的新闻节目《今日秀》主持人劳厄尔。全国广播公司声称,11月27日,他们曾接到一名员工内容详细的投诉信,指责劳厄尔在工作场所内与其有不当性行为。

2016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因自己10年前与全国广播公司主持人布什的一段不雅对话被曝光而迁怒媒体。

劳厄尔被炒后,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

“哇 马特·劳厄尔刚刚因为工作中的不雅行为被全国广播公司开除了,但什么时候才能让全国广播公司和康卡斯特的那些高管全被开除呢?毕竟他们制造了那么多的假新闻,你们应该仔细检查一下安德鲁·莱克(全国广播公司新闻部主席)的历史!”

无论是大亨与媒体一起搭建的“纸牌屋”,还是媒体与政客之间玩的“权力的游戏”,都体现了西方金钱、政治与媒体之间错综复杂的三角关系。

而如今,在特朗普与美国主流媒体持续“互怼”的背景下,《时代》易主,是否预示着传统主流媒体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 中山新闻网
作者: 中山在线
发布时间:2017-12-17 11:57:47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关于中山在线 - 中山在线广告服务 - 中山新闻网免责申明 - 中山在线网站地图 - 联系中山在线
建议您使用1024×768 分辨率、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8.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Powered by中山在线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 2008-2018 www.zsxwzx.com/.